今天是:
标题 内容
首页 > 文史选粹
文史选粹
书林旧忆(一)
http://www.cdcss.gov.c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8-8    浏览次数:5235次

 

邓代昆

 

 昔有青西野老吴公,不知何时流寓蜀中,更不知其为何许人也,博学善诸艺。余少时喜学书,常与之尾随盘桓。一日,公忽对余曰:“噫嘻!善哉小子,汝既喜书,可通其术、晓其道耶?”余长揖而拜曰:“愿聆大教。”公视我久之,曰:“书者,凝情之技也。人将心之所感,情之所动,托诸字形,发诸笔墨,使其迹可睹,其情可见者,是为‘书’。玄之妙之,非达人君子不可以得而述之。”余曰:“‘情’者,天所以赋人也,人皆禀之。遵公之言,只要情动于衷,意感乎内,纵笔出之,率情洒之,岂不都成佳什,尽是书家者哉?”公曰:“小子此言,亦嫌太诡谲,须知书有书法也。未得法而书,犹之无舟楫而索渡,未羽翼而思飞,纵然用尽千般技俩何益。譬天小子,若无汝母之十月胎息,一朝分娩,安可以谈汝今之如何又如何耶?”余曰:“愿赐分娩术。”曰:“欲得此术,则须上下千古,冥对古人,悉心求索于古人碑版法书也。今世之轻薄子,仅恃聪明,不经此段惨淡经营生活,便率尔命笔,鸦涂蛇行,如醉如痴,用博时誉,沾沾乐以为匠心独运。兹种恶病最易感染,汝须慎记之。又学习古人宜先博后约。一山一水,难成气候,千岩万壑,烟霞生焉,此所以要博也;而人生一瞬,天道无涯,以有尽抗无涯,断无侥幸,此所以要约也。博之、约之、深之、精之,分娩术得矣。法既立,又须求之变,变则通,通则生。若一味乞讨于古人,斯必腐儒,非解人,陋之,鄙之,勿顾可也。书有冲和淡远、飞宕神逸、高雅恬淡、浑厚沉郁,因象情思也;通执握、解驶转、乘乖合、驭平险、知燥润、辨黑白,专指法度也。‘法’求实而‘情’ 务虚,虚实相副,万物生焉。古人云:有功无性,神采不生;有性无功,神采不实。若能‘穷变态于毫端,合情调于纸上’,则喜怒窘迫、忧悲愉快,奔来笔下;鸿飞兽骇、鸾舞蛇惊,跃然纸上也。又‘法’别高下,‘情’分雅俗。若能读书万卷,驰神千古,使胸次廓落,则必然命意深长,落墨不凡,避小家气,呈大气象。如此,自可以俯视时流,凌越古人矣。不然,尽管是‘笔冢’‘墨池’,血竭髯枯,亦只一书奴耳。苏子瞻云:‘退笔如山未足珍,读书万卷始通神。’良有以也。又学书,立德最为紧要,切不可以轻毁前贤,诽谤时辈。学海渊深,文涛汹涌,比方人物,必遭反唇,争名夺誉,早伏祸机。世之黄口,相与訾议,小子万勿混迹其间。” 余曰:“人若毁我,奈之何?”曰:“不可以怒。毁者,犹之誉也,善待之者,其于艺事益莫大,不善待之,其于艺事害莫深。妒之恨之、嘲之剌之、侮之辱之、詈之诋之,汝善待之可矣。”余曰:“公之高论,虽不尽了然,亦算宏深,敢问公究竟何人?” 公默然若未闻,举首视天,忽歌古调一阕,其声清越,山应林回,天地低昂。歌曰:
   天地有道兮道无形,心笼天地兮道化情,
   情注毫端起风神。
   闪电震雷崩云黑,曼舞清歌新秋月,
      酿于心兮信手发。
   道生书兮书衍法,三代于今乱如麻。
   龟角金石呈不朽,真草隶篆龙蛇走。
   昆仑细水流涓涓,化作掀天雷霆吼。
   轮扁有法不可传,庖丁不目声砉然;
   可怜学步邯郸子,何异胶柱挥五弦。
   遵法无法法无法,学古不古古不古;
   是蝶是我两忘情,签兮鱼兮谁是主?
…………
   人生驹隙,吴公早化异物矣。观今日之书坛,承变之争甚炽,喋喋难休,细味个中,皆在偏执。抚今追昔,令余倍怀吴公。

 

 

 

 
  文史选粹
  工作动态
我室干部参加国务院参事室举办的
市政府参事室赴广西、贵州参事室
市政府参事揭筱纹、王健参加第八
沈阳市政府参事调研组来蓉调研
成都市文史研究馆组织馆员参加“
  参政咨询
  他山之石
林毅夫:挖掘中国经济新动能 五
仇保兴:城市规划要有“留白”
林毅夫:非洲国家有望通过中非合
冯骥才:书是文化的种子
王京生:以读书为荣以读书为乐以
地址:成都市高新区蜀锦路68号 电话:028-61880888 传真:028-61880886
版权所有:成都市人民政府参事室     本站累计点击数为:16402902人/次
蜀ICP备0601429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