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标题 内容
首页 > 文史选粹
文史选粹
小字创作散议
http://www.cdcss.gov.c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5-9    浏览次数:8041次

 

(邓代昆)

 

小字以精紧取胜,大字以宏宕取胜。故大字用意先须张驰,然后收束,犹之广漠骋马,催鞭而控缰;小字用意先须敛气,然后开发,犹之霸陵惜别,步止犹送目。习大字要先具豪气而后端和,习小字要先具庄雅而后爽洒。反之,则大字终身蹇促,小字终身散荡矣。

写小字,笔不可以执之太高,无名指抵住笔管下一寸处可也。执笔太高则管虚而锋晃,小有闪失,群鸦栖壁矣。凡小字之为,笔之往复回环仅仅在数分之间,执管高寸许,加上笔颖,实已游刃恢恢,大有余地。

写小字,须枕腕。某君言于我,“凡作书均当悬腕,汝之作小字,亦当如是。”字大如米粒,悬腕为之,犹之牛刀杀鸡,大可不必,恃力强为,过之者必自伤。言此等语者,或为夸饰,或为无知,余以一笑应之。

写小字握笔,当如写大字,指如铁爪,执之欲紧,回腕收筋,用之欲活。绝不可以其小而稍加松懈。大字握笔不紧则失其骨,小字握笔不紧则失其筋。大字无骨则为堆肉,小字无筋则为聚墨。又字之筋骨互为依托,有骨无筋则为死骨,有筋无骨则为病筋。筋骨既失,神采永无生发之日矣。

前贤论书云:作书当运腕,不可运指。或又一说云:小字可以运指。以余数十年经验证之,如书大字,确须悬臂平腕,腕僵指死,用大小臂运腕而行,所书字刚健而多逸气。指腕一动,字辄绵弱失势。余尚依此法作小字,字拙重而少灵气。改用运指法,字虽骤变灵活而又失之滑薄。后试将二法交替使用,所出劲峭有姿致,遂守此法为之,做到法为意用,法为势用。后复又力争做到交替无痕,通贯圆融,犹之风逝云卷,浪涌澜回,进退自如,了无矫揉矣。

虽蝼蚁之微小也,犹眉目彰显。而小字之为也,又焉能以其微小使点画含混迷糊耶?实则,一点一画,都应笔笔到位,运驶起收,提顿转折,皆在规矩之中。若以其微小而轻忽之,使“壮士折肱”、“美人眇目”纵有仪态,韵致大损,方家辨之,实难免掩鼻之讥。

书大字如筑崇台,雄伟宏丽,摇人心旌;书小字如造雅园,清幽雅致,怡人心脾。技属二妙,美则一也。故知小字之结体造势,依然有疏密、轻重、斜正、收放……。疏处花光明洁,密处繁荫蘙日;笔墨重处如巨石磊砢,笔墨轻处如池波泛涟;横竖平正,矗如雕梁,撇捺斜曳,动如髹椽;收束如众景之蔚卫主景,放逸如乔枝之跃越高墙。品之味永,玩之无方。

小字作品,字太少难成气象,每成一件,动辄数百字,稍微展开便在千字以外。由其字数众多,章法局势之把握可谓难哉。若用心于整飭,则字之大小一律,行列分明齐整,气象俨乎森严,实则偶踞僵立,用此不变之阵,何以克敌?或则用心随性,遣笔任行,虽满纸烟云,实为散兵无主,各自为阵,此又复何以克敌?然则局当何之布耶?当字字顾盼,步步为营,行行照应,心笼全局。字形大小要错落变化,自然有致。行气不可太直,太直便失势,不可太曲,太曲亦失势。行间距离不可宽窄一律,须有迎让变化。一字为一行之准的,一行为全局之指归。点画彰彰,字字珠玉,虽仰人力,暗合天机,大化之美,跃然盈尺间矣。

小字之用墨,不可太浓,太浓则滞,锋损芒折,无由峭丽。又不可太枯,太枯则干,枯藤死树,无由华滋。又不可太淡,太淡则浸,水走墨散,无由精雅。又所采之墨,磨墨为上,高档墨汁次之,常见墨计,斯为下也。

大凡书小字,人喜用小毫笔,余则独喜大毫笔,精工特制,颖长寸二分许,毫饱锋锐,称心如意。小毫笔含墨量少,墨略多则滞,略少易枯。且写数字便需蘸墨,墨色反差变化太快,有伤自然率真。

小字用纸,不可太生,纸太生则易浸渍,使笔法难施周到。不可太熟,纸太熟则墨渖漂浮不沉,墨色又呆滞不活。概言之,纸宜用半生半熟之间者。余喜用者有:元书纸,泥黄暗色,古雅可喜;又安微长纤纸,多肉吸墨,而墨不乱浸;又半生云母纸,比前两种略逊一筹,尚堪一用;又老夹江纸,火气了无,受笔受墨,时出精作,然得之甚难;又有荣宝斋宝兰纸,用金粉书写,所出富艳典雅,又属另一番风致也。

 
  文史选粹
  工作动态
我室干部参加国务院参事室举办的
市政府参事室赴广西、贵州参事室
市政府参事揭筱纹、王健参加第八
沈阳市政府参事调研组来蓉调研
成都市文史研究馆组织馆员参加“
  参政咨询
  他山之石
林毅夫:挖掘中国经济新动能 五
仇保兴:城市规划要有“留白”
林毅夫:非洲国家有望通过中非合
冯骥才:书是文化的种子
王京生:以读书为荣以读书为乐以
地址:成都市高新区蜀锦路68号 电话:028-61880888 传真:028-61880886
版权所有:成都市人民政府参事室     本站累计点击数为:16402966人/次
蜀ICP备06014298号